打捞尘封灵山下的八景

 

http://www.lingshanw.com | 时间:2011-10-21 15:47:30 | 关注人次[] | 字体设置:

廖林泉
    上饶市古署广信府,其信江对岸西南10里,是南岩(朱山庙)宋代朱熹讲学之所,有著名的“南岩八景”。现为部队重地。隔江正对岸的北山,也有对应的“八景”而鲜为人知。在古署广信府上饶县三十八都开化乡七保境内,现在的上饶县新县城旭日镇东南,楮溪与信江交汇口之西地。
    这是一座三百多年的古老村庄,村庄始建于清康熙年间,是康熙收复台湾时,在福建禁海北迁的移民,历史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,康乾盛世给这块风水宝地,注入了中华文化的重墨。那印在孩童记意里的故事和八景的风韵,让我夜夜打捞于梦中。
    一、 阴基转阳凤凰山
    康熙爷福建禁海北迁移民是残酷的,不少老人宁愿一头撞死在故土,也不背井离乡北迁他处!我那先祖,饱读经书,通周易明堪与(地理风水),正值中年,带一侄子北迁江西上饶四十都,现茶亭南岩一带暂住。因此,常常过渡到当时的广信府来从艺谋生——周易预测、相风水等。随后结识了当地居郑姓地大户人家,视为知已。一日,二人下棋正酣,天下瀑雨,信江猛涨,先祖起身返家,大扫棋兴,棋友拉扯再三留宿。夜间闲谈时,答应在郑家本姓广阔的地域中由他择一处搭棚寄居,这可正中我先公下怀。几天后,先公就选择了一块山坡,郑姓满口应允。
    这可是一处飞凤型的大吉宝地唷,山势发脉于灵山,沿楮溪一路追奔,气势雄巍来至于信江北岸。主峰仰首,左右环山如凤飞之双翅,印案在前,面临信江三汩支流绕村而合。正应对风水学之“穴遇水止”。但是,由于郑姓已葬祖坟于此,乃阴基也。故此,通晓阴阳的先公,先是搭茅棚于正穴处,贴符于堂中,点两只油灯于棚内日夜长明,如凤凰之双目,正在睁开,三年后便阴转阳基。并征得郑姓好友的同意,将他祖坟另择真穴,迁坟时,坟穴飞出两只小雏鸟……
    此地果真宜居发达了,不出十年,先公又建三进厅立柱画檐碧瓦房,堂中央埋下八口金缸。(金缸、是金色的陶瓷缸)并预言:百年水满(金缸)三五口,秀才举子竟风流。…待得那时八口满,万户炊烟乐悠悠。如今,县城建于此山,何止万户乎?
    二、 状元牌坊文笔塔
    状元牌坊,在村之东。查家谱,本村族人并未出过状元,因旧时举人进京科考殿试都俗称考“状元”,虽不是状元,但因此公仁慈忠孝,名播千里。由乡贤联举,得皇恩赐封,因而,死后葬此山中,立坊以纪,竖一高大青石柱,柱之末端,雕刻成笔头,立于墓碑前,意喻子孙万代,德孝文昌。
    状元牌坊文笔塔,是我童年最多嬉戏的去处,虽然很破落,我们一群孩子,常常攀爬上去玩,比赛谁爬得最高,谁就能中“状元”。我虽不知什么是“状元”,但我知那一定是一种自豪和荣耀。我不止一次地攀上最高顶,可后来连大学的门也无缘进。而今的状元文笔塔,已于1987年推倒建成了县城自来水厂。牌坊石柱和那支石笔塔先是抬去做了路桥,如今已深深地埋在城中的居民楼下。我的自建房,就紧依在状元文笔塔旧址边,大概只有我和我的梦,时常走进它和它的故事中了。
    三、 百里竞秀花大门
    族谱记载,这青石雕花大门,与清代道光年间的朝廷京官蔡世跋有关。一说是请蔡世跋书大门郡第门额、门联。一说是蔡世跋是本族村人的遗腹子,父亡、母改嫁他人。少时随生母回老家祭祖,族人不明其故,不许他进入祠门内跪拜,于是,小小孩童只好在门外跪拜自己的故去的亲人。长大后中榜入仕了,令族人刮目相看,尊为贵宾,请君上座。于是,蔡便提出要在旧厅堂门前新建青石雕花大门、修宗谱、盖宗祠、置办棺材杠四件大事。唯独最后一件置办棺材杠一事,族人不解。蔡曰:重办棺材杠,意喻秀才加贡也。大门竣工后,并由蔡亲笔书楣额“世彩门第”楹联:“千峰拱秀多驷马能容须种德,万石传声旧宗风可绍待充闾”。后来,本族果真文风日盛,族人屡中高榜。于是就有了青石雕花大门中人,百年传颂不衰故事,和我们现在还能看到的,青石雕花大门外那八尊引族人自豪不已的“状元”旗杆石鼓了。
    少时,记得一个骑自行车的邮递员,拿着一封自台湾来的信,并无准确的通信地址,信上只写上饶某某村“花大门”某某人的字样,就直径送到了收信人的手中。据说,这样雄伟气派精美的.青石雕花大门,和门前左右共有八个“状元”旗杆石鼓的村庄,在上饶信江两岸百里之遥,还真是绝无仅有的。
    四、天应地泽七星井
    名曰七星井,是始祖先公通晓地理堪与,结合凤凰地势特置的又一风水典范。是根据天仪七星图象,呈七星型布局于村中。(七星,又名紫微星、北斗星),其七口井,各井对应天星,形距大小、深浅不一,水色、味也各有不同,各司文、武、智、仁、孝、义、禄功能。环山势而筑的族人,在不同的方位,自然就近井取水饮用,而饮用不同井水的人,性格、为人处事、行业成就都不近相同。就饮用 “武”井水人的很多故事让我无语。     
    “武”井在村口正前方,井水清洌。左右青龙、白虎水呈“之”字型三级绕过门前,交汇于案山前一池宝葫芦型的池潭里,然后从宝葫芦底部出口曲径东注。这“武”井圆口如一酒樽,就在宝葫芦边沿。居户自然就近取水而饮。饮用此井水的人,身强体壮,性情豪爽。胆气超人。清咸丰年间,族人有个叫廷珍公的人,16岁时,人高马大旧秆就有160斤重,投福建南少林习武三年,不考武举。参与反清复明失败后,南少林惨遭灭门,逃回归老家隐居教武。现有铁锏、铁拳等留存后人,一双铁靴重达30斤。传说他双手能把竹脑搓成纸枚点火,只手能把小石磨翻转自如当扇使….
    民国时,出了个北伐军长,阵亡于九江湖口大战中。解放前还有个人物(隐去真名),故事颇多。他是个小有田亩的中产家庭,不会读书,15岁的少年就敢偷女人、强奸婶婶。后来又专找村里那几个跟“爬灰公” 的媳妇勾搭成奸,大白天的与人家儿媳成奸,被她公公捉得正着,让族人打得皮开肉绽。一气之下跑去葛源当了红军,红军被围剿失败时,又潜逃回家。还常跑到广信府充当打手度日。日本鬼子来了,竞敢只身摸进兵营盗枪。一天,他正腑身在井口取水时,身后三个搜村的小鬼子用枪顶住他的身后,他慢慢举起了双手,退到一边去。那知三个小鬼子正渴了,放下枪一头轧进水桶饮水。他见机急刻下手,抓起一个鬼子投进深深的水井,瞬间双手按住另两个小鬼子的头。因他力大性暴,活生生把两个鬼子喉咙按在水桶沿口,压得喘不出气来,淹死在水桶里。之后,取下枪上的剌刀,挖出两人的心,跑到家中放进锅内,盖上锅盖子。两个人心在热锅里还“咚咚”直跳,老母听到响动,问他在干什么,他说抓了一条鲶鱼放在锅里烧。之后切成薄片,放入香料炒了满满一陶钵,下酒吃了个精光。
    后来,村人把两个挖了心的小鬼子掩埋了。鬼子派出了很多人到处寻找三个失踪的鬼子兵。他母亲这时才明白儿子干了什么,叫儿子赶快出逃。他逃往福建几个月后,潜回家中,对母亲说他在福建发展的很好,带上老母与一个12岁的小妹一起前去,晚上路宿在山道人家中。第二天早上醒来,母女俩发现自己被反锁房内。问清原尾,母女俩这才知被卖给了这家孤父寡子做妻。自己儿子得了三块大洋逃之夭夭……
古今看来,饮用“武”井水的后人们,凡当兵从武的都有出息,要不就是在社会上混的小有名气,也有钱。但没出一个大学生。说来也怪。而“文”井那片人家,家家子女都会读书,无论男孩女孩都能考上县立高中、大学,有的一门三个子女都是大学生。
    关于七星井的故事,从小至今实在听的太多,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自打县城建此,水泥高楼如潮水般地涌向村庄四周,把这个古老而完整布局的村庄,挤压成一小团。七星井全部废弃,用上了带脚丫臭又加氯的自来水了。其中“武、仁、孝、义”四井已深埋地下,尚能看到的只有“文、智、禄”三井龟缩于杂草淤泥中,任四处泛滥的污水威迫,流出汩汩清泪。
    然而,“择善而居”本族经过几百年来的繁衍生息,居户猛增,与当时同期移居来饶的外姓相比,成十几培地增长发展。有很多本族支脉,已外迁于本县他乡或玉山、广丰,浙江等地。真是应了那句古话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我猜想,一方什么样的水土,就会养出什么样的人来。
      五、 神威都邑北山社
    北山社,就是土地庙,当地人叫“社公”。因这片山场是信江南岸四十都郑姓所属山,所以叫北山。还有旧署官方行征区名的:上饶县三十八都开化乡七保北山社(族谱载)。相传,本族头人与信江南岸下洲郑姓人家,夜同一梦:广丰有一某某义士,受东岳大帝指派到此地任“社公”之职。请他们明天到江边迎接。于是第二天一大早,二个同得一梦的人到了江边,并没看到来人,郑姓人就先回去了,而在此继续等候的北山人,突然在江边沙滩上发现了一具尸体,与梦见被指派来此做“社公”人的衣着相貌一样,便就地烧了纸钱迎请,见纸钱灰飘落到了北山山顶的石崖上。于是,就确定在此处建社公庙,便是“北山社公”。
    北山社建成后,本村隆重打醮开光,逢年过节先置备鸡鱼肉三牲、茶果、酒水祭拜社公起,然后再祭祖。如有人家生子抱孙、娶亲嫁女,也要先拜谢社公,然后拜谢宗祖高堂。
社公是东岳大帝派驻各地,维持一方秩序保平安的守护神。因此,都是选用生前忠义正直之士充当此职的。少时,还常见村里有生病人,就要请师公或斋公打醮诵经画符乞拜社公保佑平安,灵验的还不少。若有瘟神、虎狼要到谋地作怪、食牲畜或伤人,都得通过社公这一关,要不然就不能行事。社公还有保佑一方种植丰收,饲养顺利的重责。因此,自古就有“春社”播种和“秋社”收获的专门祭奠庆典日。
    解放前,男尊女卑现象比较普遍存在。谋家妻子第一胎生了个女婴,年青的丈夫一怒之下,把女婴放进尿桶中淹死,用畚萁背去社公山那边准备掩埋,到山上发现女婴又活过来了,于是,恼羞成怒,抱起女婴朝石坡上连摔了三下,女婴断气一死,埋了回家。妻子气的晕倒。当晚梦见社公对她说:现在这男人必遭天谴!你得改嫁给谋村谋男,必享有后福。
一个月后,邻村一个当过红军的年青男子救出了这个女子,并娶她为妻,生下了三男二女。如今已是孙儿绕膝,老夫妻恩爱一生。我也亲眼看到村里那个老头,孤寡一身老死的惨境。
     抗战时,本村一男子正好从菜地回家,遇到小鬼子进村搜缴财物,他把松地的农具藏于身后,正要跪下求饶,小鬼子发现了他身后的农具,不知何物,怕是暗器,就一枪毙了性命。此时,躲藏在屋内的妻子,看到小鬼子枪杀了老公,就冲出来大哭。几个鬼子兵见跑出个妇女来,高兴极了,就要强奸她。她挣脱跳出后门向后山逃走,小鬼子一路追,眼看妇女走得远了,就要开枪,枪却卡壳了,怎么也打不响。正要再追,一跤摔在石坡上,头破血流。抬头一看,正好前面就是社公庙,吓得小鬼子连连朝社公庙跪拜叩头。过后,那妇女大摆三牲,跪拜祭谢社公显灵救了她一命。
    文革中破四旧,要本村拆除社公庙,村人没有一个肯下手。就叫几个“地富反坏右”分子来拆。还没动手拆,就有人中暑晕倒,有人拉肚子了,也没拆成。上级摧的紧,生产队长是老党员只好自动手了。那一天,我们一伙小孩听说要拆社公了,也一起来看了热闹,只见老队长站在社公庙前,满头大汗,颤动着双手说:社公老人家,我也没办法,你别怪我啊,要怪就怪000和000吧。一连说了好几遍后,才小心翼翼地用钢钎插进石墙缝隙里一撬,只听得哗啦啦一声,社公庙全倒塌了。
    八十年代后,一个从不信邪老军人生病了,到处都医不好,梦见社公对他说:我那房子破了,你帮忙修修吧,你的病会好的。可是,这老军人医病欠了好多钱,也没钱修。这事让几个好心人知道了,就悄悄找了几个有点余钱的老人,凑上钱,买些材料,找来石工修理好了社公庙。九十年代末,由本村长辈老党员干部计划,村里出资,又进行了一次大修缮,北山社公庙焕然一新。
    六、白马现身黄巢窖
    临信江而居的本村,水路交通便利,田地肥沃,土产丰富,村民相对富裕。农闲时很多人跑生意,也有人专置船只跑航运。旧时航运风险大,尤其是出鄱阳湖下九江,遇台风九死一生。所以,旧社会跑生意做船工,在外遇难丧生未归者不少。在外发了不明来路横财者有之。
    光绪年间,本村有一寡妇,家有薄田数亩,请长工务农持家,一家大小生活总算过得去。妇人每天都要起早生火烧饭。有一天,发现水缸没水了,又没看到破流,先是认为长工忘记挑水了。但是,长工说昨晚挑了满满一水缸的。这样的情况一连几天如此。妇人觉得蹊跷,决定弄个明白。在一个月明风清的初秋夜晚,妇人坐在屋外山边的树林下纳凉织麻,一连二天并无异样。第三天,夜深人困正要起身回屋睡时,发现一条大白马带着一只小黄马在她家水缸饮水,水饮完后,回头走向山边的大枫树下就不见了。第四天,当看到那俩条马正在饮水时,就悄悄走到马后面,把一块白布巾搭在马背上,饮完水的马就走了,发现白布巾就在那棵大枫树底,月色下发出黄白二道的光亮。
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就叫长工把所有的牛粪堆在那大枫树底下。待到第二年春耕前,长工把牛粪全部挑下田。一个云低月黑的夜晚,妇人与长工一起挖地取宝,整整忙到第二天天微亮,才把所有的金银锭全部搬上楼。长工下楼时,一不小心从楼上摔下,过了好一会,长工才慢慢苏醒过来,妇人忙给长工喝了一碗水,把长工送回床上休息,并派人去长工家叫亲人过来。当长工家的亲人赶来时,妇人说:不知什么的,长工每天起的很早下地干活的,今天没起床就过来看看,不想会这样。奄奄一息的长工,已说不出话来,用手比划着园型指向那边楼上。妇人当即解释说:喔,长工最爱吃我做的豆豉果,我去楼上拿。于是,妇人拿了一篮子豆豉果和钱物,把长工送回老家。不几天长工就死了。
    这家得了一窖财宝的寡妇,很有心机,三五年内并没露财显富,只是另请了个长工和教书先生,来教七岁的儿子读书。说来也怪,这儿子四、五岁时还不能站立说话,自从挖了黄巢窖发了横财后,就慢慢会站起来走路说话了。后来还中了秀才。眼看儿子长大成人了,才开始先置田产,然后择地做房屋。房屋做得真够大了,18个天井,雕梁画栋。为了防盗,四周高筑围墙,族人都叫“新屋上围墙”。已有良田数千亩,粮仓地窖,护院家丁。每到年冬12月中旬,就早早关门不出,来客不接,去客不送,如有佃农交田租,也不开门,粮食放在门外走廊里,货物、贴子、都从狗洞塞进来。
    暴富招来了妒忌,于是,有人到衙门告发。说寡妇与人联手盗墓掘窖,发了横财,还高筑城墙,私开四门(东南西北城门)。组练团丁,请了军师,日骑双马,夜枕双妻,正欲称王谋反等等。但是,寡妇的儿子已中秀才,家族鼎盛,亲朋好友众多,官场上下都有人。对这等小人妒忌陷害,只有破财免灾,就早使钱疏通。请县太爷和衙役来家搜查,看到金锭银锭都铸有自家名子,并非盗来财宝。于是,答状曰:我本农家,小有薄产,筑墙防盗,练丁防窃。子孙虽愚,不能不读,请师施教。大马产崽,随母食场。妻未生育,续娶小房。南门采光,东门纳祥,西、北侧门,耕种出入,放牧牛羊….。耕读为本,岂敢称王?乌虚之罪,大人明鉴。
    古人云,穷不与富斗,富不与官斗。富二代三代以后,就自然不知天高地厚的了,恃强凌弱时而有之。难免会与人有过节,得罪人多了自然就有人告黑状,他们虽然没得到好处,也没赢得官司,但是,让被告吃官司花冤枉钱,也好让世人看笑话,泄愤穷开心。
    本村有几户富裕人家,虽比不上新屋上围墙的豪富,但也人丁兴旺。同住一村,难免有田地产房基等纠葛,更看不惯上围墙人的骄奢淫逸,最敢跟他叫板的,就是紧邻新屋上围墙的另一大户人家,叫下围墙。因此,他就故意找茬,戏弄新屋上围墙的人。在上围墙西门口出入必经之路上,建一绣花楼,让家中妇女坐在楼上。并讥讽说:上围墙的钱再多,也要从下围墙女人的裆下过。
无奈的上围墙人,就请来地理先生,买通下围墙正对面山上的另姓人家,竖起两根高高的风杆,挂上三角黄旗和两只红灯笼,日夜不熄。意为白虎开眼张口。果然不久,下围墙就接二连三发生天灾人祸。不出十几年,下围墙就败落了。
    “害人十分,自损有三”,“七代长衫无赤脚”的新屋上围墙,也逃不过兴衰成败的自然规律性。后代们分家卖田卖屋出败子,连围墙石也拆去卖钱换米吃。最后一栋老房子,于1973年的秋天,在一场大火中散了架。那是我看到它的最后一次“辉煌”。如今,上下围墙的旧屋基上面,是七零八落的水泥楼群。坐在电视机面前的人们,似乎没有人还记得祖辈们与上下围墙屋内外的故事。而上下围墙的往日辉煌,也全部埋没于杂草丛中残存的围墙基石上。
     七、长安古桥老亭子
    本村北背山而南临信江。据谱志和桥碑记载考证,最早是三条支流经过村口,后合而汇一。为了更好的生存环境,勤劳勇敢的先辈们,每当逢雨季水涨时,就引水于外河,围堰于内江,以扩大本族门口洲地、滩涂的耕种面积。经族人上百年的改江扩地,使内江成了宝葫芦型的池潭。在以水路为主要交通时代,中江用于通航,外江排洪。这样,既利于生产生活需要,便于农作物灌溉,还造就了宝葫芦型门口池潭的佳境,符合风水的格局。
    长安古桥就是建在中江上的桥。族人俗称“长溪桥”始建于清康熙二十八年,乾隆年后改木桥为石桥。后屡次被洪水冲垮,屡次重修。最后一次修建是上世纪三十年代。长安桥九墩十孔,红石砌墩如船型,用三条厚实的长条青石铺成的桥面,坚固美观。青石桥面,用独木车轮刻记下深深的历史印记。我不止一次看过长安桥桥头上的石碑刻铭,那是先辈勤劳智慧和血汗拼搏的“日记”。
    我在这桥上走过了四十多个年头。在这里留下过我孩童的梦,桥下面是清澈的江水,我们曾在这游泳划船,在这捉鱼摸虾拾小贝。桥头的有棵老杨树,我清楚地记得冬天在树下避风寒,夏日里在树下纳凉,还常常 爬上树去捉鸣蝉,有时我们一群小孩子还赤条条爬上树杈向河里跳,看谁爬得高跳得远……。桥两头是广阔的滩涂、洲地和良田,是祖辈和我们赖依生存的命根子。沧海桑田,人是物非,就几年的时光,已把这一切永远填埋于4、5米深的土层下,封存于高高的横南铁路深处。我希望着几千年后,这里也有后人来发掘,让这下面的“汉墓”也能重见天日!
    老亭子用红石砌墙,东、西进出口为石拱园门,正中起脊南北落水,南北墙各开一六角窗口,内有两排石凳。红墙碧瓦,美观大方,座落在通道的中央。远远看去象个长木箱子。
    如果说,崇立在信江北岸的龙潭塔(又名奎文塔)是位历史老人,那么,这一片洲地良田之中的老亭子,就如这位老人从古道上推来的旧车,静静地停靠在这片田园古道上。如今,龙潭塔作为饶城景观标志性的建筑物修茸一新,重显风采。而老亭子的周围,却涌来了一幢高过一幢的楼房,在高高的铁路和信江河堤景观带的合抱之中。还有4、5米高的围填土。老亭子活象放进土坑中即将埋藏的老棺材。此时,还有谁原意听听这老棺材与老棺材中的故事呢?
    听老前辈说过,本村一中产人家,中年无子,唯恐绝后,一份薄产无人继承。于是乎,就四处求医问药,仍不见妻子肚皮隆起。后来,其妻到了葛仙山朝佛“坐梦床”,得神佛告曰“修一路亭,施茶水于行人,广种善缘方可延丁继火”。此人回家后按神佛所言一一照办,同时以重金求得本村庠生书刻楹联于亭,并划拨出部分田产供日后亭子维修之费用。次年果得一子,家道渐兴。然而,昔人远去,亭子却始终肩负着使命,穿过无数风雨岁月走到今天。
    我特地走进了老亭子。坐在用红沙石条砌成的石凳子上,追思孩提时在老亭子周围放牛的情景,常常有很多在亭子周围农作和过路的人来此歇息、避雨、纳凉的往事。一道春光透进墙上那六边形的窗口,照在我的身上,而我从窗口跳出的目光,怎么也寻不到田园、江边上往年春夏秋冬里的故事。我认真辩认着亭子里浊满岁月苍桑的楹联“上下途中何妨驻足,往来多路尽可停车”,不知不觉地念出了声来,似乎唤醒了亭子的记忆。看到往日里车来人往,匆匆忙忙的喜悦,坐下小憩的行人,攀谈闲侃的生机。古旧的檀椽,用依然结实的身段,牢牢撑起一行行青灰色的瓦片。我来到另一对楹联前“炎夏乘凉青风四面,芳春揽胜绿水半江”。我默念着楹联,神情飞奔在清波荡漾,白帆片片雁追船的信江之畔,稻浪起伏,金穗轻摇招路人那诗情画意的田园风光之中……。隆隆的铲土机高高地铲起沙石土,重重地卸砸在田园上面的工地上,一声哗啦啦巨响,埋没了我心境中的一切。
    离开老亭子好一段路时,东看龙潭塔,在蓝天白云下春风得意;西望老亭子,似乎在土坑中追意与它命运相同的长安古石桥吧。如果,给土坑中的老亭子一次最后的奢求,那一定就是等待我的几滴泪和纸钱灰了吧?!
    八、御封世彩古风闻
    本族古姓廖,武威郡,望族堂号:世彩堂。
    “世彩”涵意:长寿而有福气。即:世彩堂、世彩门堂,世彩名堂、世彩家馨,全是武威郡同一堂号。宋朝,廖刚极具胆识、谋略、威望极高之大臣。他曾祖母93岁,曾祖父88岁,都见五代孙子。廖氏累世奉养白发老人。宋钦宗(皇帝)御封“世彩堂”,而显耀。廖刚挂额“世彩堂”于厅堂。曾办“世彩学堂”,修经注典,是贤士达贵往来之地。
    本族自闽迁赣,是福建来上饶的“客家人”。族人叫上饶人为“本地人”,自称“福建祖”。几百年来一直通用闽南话,自称“福建话”。对外会用“本地话”——上饶腔、普通话。在普遍推广普通话以来,三、四十岁以上的人听得懂或会说闽南话。三十岁以下的少数听得懂不会说,更多的是听不懂更不会说闽南话了。但是,“福建祖”的风俗,还是大部分地传承了下来。这与本族的“老古懂”德公有很大的关系。
可是,就在我成文之前,96岁的“老古懂”德公去世了。据说,他自已“算” 到要死的。德公会算族人皆知,不过也有算不准的时候,这次算到自己的死期,那是可以说 “英明”一世了。
    出殡的前一天下午,根据习俗要为亡人“请水”(也叫买水),我去看了。是副上好的寿枋(当地人也叫老寿、老屋、棺木、棺材),是正宗的“甘溪口”,族人喜用上饶五府山甘溪口制作的棺木,这种棺型雄头翘尾,样式大气肃穆。是老杉木,做工木质都很好。这是他本人在40年前就置好的。我是从不看丧葬殡事的人,但听说德公死了。一是心里难过,二是我也想证实下德公生前与我说的那些丧葬礼俗,在他本人去了后,是否还有人为他传承下来。
     紫红色的大寿枋,搁在宗厅中央,头朝上厅,尾向门口,这是“福建祖”与本地人的最大区别之一,本地人头尾正好与之相反。寿枋上锁,男左女右。锁系白麻。60岁以上有孙子辈的亡人可系红布条,有元孙辈的系五彩布。寿枋头尾用金黄色油漆,写一个大大的古篆体寿字。德公生前教过我:从寿枋上锁,就分男女,锁系麻或色布,就分代数。而寿枋头尾写“寿”字就更有规矩了:亡者是青少年,棺材白身桐油或黑漆,一般不上红漆,不写字;中年亡者黑漆或红黑色,头尾写“福”字;60岁以下40岁以上亡者字写“禄”字;60岁以上才写“寿”字。而寿字也分70、80、90、岁以上的不同写法。分别有正寿、园寿,长寿不同的篆字体,长寿也叫万岁寿。现在,很多油棺的漆工都不懂这一点了,只有少数老油漆工带出来的徒弟,才懂这此规矩。
    德公一生娶过三个妻子,第一任妻子最漂亮,结婚没几年,就跟当时抗战国军退下来,在本村整休部队的连长跑了。第二任妻子,生了一女,那时太穷,为了活命带着女儿另嫁远乡了。第三任妻子,是改革开放后才娶的,前室有子女,嫁来后未育。已于90年82岁时去世了。
    然而,孤身一人的德公,仍住在古旧的宗厅一侧那二间低矮的瓦房内。宗厅整体有三进四栋厅,四个大天井,为古典四合式结构。住着30几户人家。改革开放后,绝大部分族人都搬出了宗厅的旧房子,住进另建的新房了。本是一村之中心,一族之象征,是族人安放灵位和祭祀之净地,就成了无人管理的破旧宗厅,成了四方讨饭、拣破烂人的免费“招待所”。成了一些好逸恶劳、男盗女娼们的污秽场所。德公看在眼里痛在心中。不知何故,那年清明节前三天的一个傍晚。宗厅上空,乌云翻滚,雷电霹雳,狂风大作,一陈龙卷风,把那些污秽席地一厅的衣物,卷上天空,刮出门外,那些贱男女抱头鼠窜,逃之夭夭,此后再也不见了人影。后来,德公招集族人长者,决定由本族出资,收购了宗厅范围内20几间私家房,修旧如旧。如灵台案几,祭坛桌椅,装灯通水等等。基本恢复了宗厅的原藐。并由德公管理。逢年过节祭祀,红白喜事的典礼,德公都会一一指导安排。
    卫生有秩的宗大厅,与以前大不一样了,越来越多的族人,逢年过节都回到宗厅来祭祀,很多年青人也从德公那学到了祭祀礼规,每到大年三十那一天,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七点,来来去去的族人忙个不停。上下三栋大厅十几张祭棹,摆满祭供三牲、茶果、酒水。这一整天香烟雾罩,鞭炮震耳欲聋。一派盛世和谐的景象。
    德公生在解放前,家里少有田产,读过私塾。方志敏红军时,因本村是红、白交界区。晚上来红军,白天来白军。很多穷人小伙子都秘密参加了红军,大多不用真名,也不让村人知道,因近上饶市,主要任务是活动在白区,为红军打探消息,采购食盐、日用品、药品等。同样,也有人秘密加了白军。所以,一村红白双方都有。因此,红军来打富豪,白军就派兵围剿,一来二往,双方在村里都杀了不少人,烧了不少房屋。德公一家也难免其灾。他当时年少,被人从火海里救了出来。
    解放后,德公还一度当过农协委员、村委和生产队长。文化大革命时还挨过批斗。但是,德公一惯为人好,读过私塾,识得几行字,在当时是村里是不多的。他帮人写分关契约,娶亲嫁女,礼数最清,对婚联必请他到场,在村里还是很吃香的。他看过好多书。少时我就听他讲《封神榜》《三国演义》《隋唐演义》等等故事。他还懂茅山法巫医,会招魂、退煞气。如有人肚痛头热的,经他下符念咒,点灯招魂,烧路头、喷清水还真有好转了的。
    我从小就好奇好学,还是生产队时,我一有空就找他问这问那的,也跟他零零星星学了一些符咒、医药,面相、迷语、对联。现在,想想也好笑。当时,别人认为是迷信的东西,我更好奇。现在看来,有的可以作科学的解释,有的还真有点神秘。
    德公懂茅山法巫医,也看了医书,自采中草药治疗农村常见病。在那医疗不发达的年代,可以赚点烟钱。有得也只请他在家吃餐饭而已。有的夫妇婚后多年不孕,也请他看病。他先了解男女双方情况后才下对症下药。如一小伙子娶了一个十七岁外地逃荒来的女子为妻。婚后不孕。男女身体正常,小伙子说小媳妇是“石娜”,进不去。婆婆对媳妇经常打骂,并要赶她出门。德公了解到小夫妻情况后,心想这对小夫妻不懂正常房事。于是,就对那婆婆说:夫妻不能同室,要分床一个月。女的吃了他的药,保证能生育。然后,私下与那女子的说明服“药”疗效。几天后,乘夜静更深,德公翻墙爬窗入室,亲自为女子送“药”服务。一个月后,小夫妻同房共床,恩爱和谐。还果真怀上了。后来一连生了四男三女,唯有老大不象夫妻俩。在那样的年代里,德公为三、四对不育夫妇送过“药”。大多都确定是男方不育的情况下。才如此对症下“药”。此乃“义”医也……
    光阴似箭。步入老年的德公,已不太出门了,大多坐在家里翻翻那此线装书,与聊的来的老人一起想当年。偶尔散步与我路遇,我总要与他边走边聊,他说得最多的话是:这个时代真好,只要人走正道,不会饿死人。可是现在的人啊,什么都乱来了,扫墓乱挖坟,燃香一大捆,旧时燃香祭祖只燃4根,请神燃3根。跪拜无定准,祖、神、东南西北也不分。牲盘也做不来。啊!乱了,乱了!旧时的来龙山和水口树要杀猪封禁,打锣巡查。乱砍柴木都要杀猪罚禁的。现在好了,有钱了随随便便挖来龙山做房屋,还四、五层,比宗厅大门高的不得了,啊,乱了、乱了!
    如今,本族的来龙山被征用做公园了。德公说,这样也好,山林会保护的更好了。我看宗厅那汩青龙水(泉)好象比原(流的)来更大了。看来本族还要发!我是老了,来日不多了,看不到族人当大官出状元了喔。我安慰他说,不会的,你会活到120岁。没过几个月,想不到德公真的走了。不过, 96岁善终也算是寿星了。
    德公一惯反对在农村一律实行火葬,说农村有的是山场,非一律要花去火葬钱后,又重复入棺土葬。如有人偷偷土葬了不去火化,竟然在光天化日里,野蛮如匪地掘坟开棺,焚尸于野!天理何在?旧俗只是那些得了麻疯病的人和僧尼火葬。那样不能超生的。并说:我要死时,就跳到河里去,决不火葬的!好在德公有福气,现在在农村只是提倡提火葬。不搞强制一刀切。德公可以瞑目了。
    出殡那天,用了两组抬棺“将军”。出殡,我族与本地人的最大不同是:棺尾朝前,过村遇户不能停棺,无接送。而本地人棺头向前,沿路人家要停棺,高寿棺者,沿路人家要求久停沾福气,鸣放鞭炮接送。出殡者以孝巾布或毛巾回谢。按习俗,出殡那天临晨,寿棺就要从宗厅抬出大门口,然后重设祭供于棺前,道师诵经,这叫出柩。我去送了,族人亲房一起到了,德公那个远嫁台湾的独生女儿带子女儿孙们一起来了。70来岁的女儿一身孝服,胸前披麻,腰系稻草绳,怀抱遗像,手持孝子棒走在棺前。孙辈们孝服红头巾,手提三牲祭供、子孙饭钵随行。道师礼生一路鼓乐吹奏伴送,由亲房长者持香火在前,鸣锣开道,沿途撒纸钱。随棺于后是纸屋、花圈、挽联、挽轴百余幅,加上前来送出殡亲朋、族人老少三、四百人,浩浩荡荡,穿村过巷路过县城的街道,向坟地游龙而行。
    “老古懂”德公走了,就这样地走了。青石雕花大门外,那根高高的风杆上,挂着德公的招魂幡,在风中飘摇。飘摇得那么轻柔,那么悠然。飘摇得让人疑或,让人失落。古老的宗厅内此时静无一人。只有德公家的大黄狗曲膝卧地于厅前,一眼茫然。宗厅的东侧,那汩从来龙山流进的清泉,淙淙有声,四水归堂,注入天井池中。一只雪白的大番鸭,带着四只黄茸茸的小鸭子,在水中嬉戏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2011年10月18
 来源:灵山旅游网原创  编辑:兰文锟 
 
  注:凡注“灵山旅游网”或“灵山论坛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灵山旅游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。
告诉QQ/MSN好友】【我要纠错】【顶 部】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支持单位:中共上饶县委宣传部 灵山旅游开发建设指挥部 上饶县新闻中心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会员推荐或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立即删除
建议您使用1024×768 分辨率、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7.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
版权所有·灵山旅游网 Copygight © 2009-2015 lingshan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ICP备案:赣ICP备09012264号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  
  • 江西省公安厅信息网络安全报警服务网站  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